兮碧

2016-08-29 作者 : 木浮生作品全集 閱讀 :

《獨家記憶》小說在線閱讀   木浮生作品集

 【悟滅】。

  四月的天,藍的讓人覺得驚艷,卻依然無法掩蓋住靈臺山齊天的翠色。見得高崖上“靈臺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。”我長舒口氣,整衣端肅準備敲門,卻“吱呀”一下門打開來且又走出個廣袖寬袍的清秀仙童。

  我忙斂襟恭敬地后退一步。
仙童打量了我一翻道:“我家師傅教我來開門。說是又有個修行學道的來了。”
在天庭我就素聞菩提祖師未卜先知,卻不解這“又有”二字何解,于是作揖又問。
仙童盈盈一笑回道:“方才才來了一只拜師的毛猴。”言罷轉身朝后面一指,哪里有什么人影,卻是樹梢一搖,有個人戲耍私似從上倒掛下來,笑嘻嘻地對我道:“那你只得做我的師弟了。”只見他眉花眼笑,異常地不拘禮數。

  現在想來,當時初夏的微風輕輕撫面,鬢角發絲隨風吹起,顯得他臉上笑意更濃,頓時我就有些癡了。此情此景,我至今銘刻于心。只是不知在他經歷五百年的飄渺云煙后,是否已經相忘。

  瑤臺上的菩提祖師凝視我半晌,喃喃道:“我與天庭素不往來,也互不過問其事,本不該收你。但因果相生,今朝之緣也是天數。”說著指了指臺下方才喚我作師弟的那人道:“這猴頭與你均無法名,佛偈有言‘諸法空相,不生不滅’,你倆就叫‘悟空、悟滅’罷。”

  我想到近年獨自逃竄的艱辛如今終得安生,雙眼微紅地倒身叩頭禮拜道:“多謝師父,多謝師父,多謝師父……”

  悟空卻從座下一躍到我跟前,挑眉弄眼地說:“悟滅啊,在這三星洞內我只得你這么一個師弟,日后你要好好尊敬我便是了。今晚你就替師兄我鋪床罷。”
我一惱,先前的好感立刻煙消云散,啐了他一口:“好一只潑猴。”

  是夜,師父教人將我的寢處安置在了別院的單房獨居。我知道,師父他只需一眼便瞧出了我的女兒身,以及那些過往。


此后,無論講經論道,習字焚香還是掃地鋤園,我總與悟空一同輪班。他時時借機就取笑我力不如人,身似女流。我也回諷他尖嘴猴腮,不習禮數,叫他討不到半點便宜。
師兄們對我們的爭鋒相對倒也只當是耍小孩脾氣,笑笑做罷。

  無月的冷夜,我時常驚醒,夢見天庭來人鎖我回去。可是靈臺山的日子卻出奇的寧靜。
我也一直在暗暗尋著一個人。這么多年間每每輪我挑水運漿之日,那人便偷偷替我做好。無論我五更,四更,三更甚至通宿不睡去攔他,終不得果。于是,我就在頭晚留了便箋寫些感激之句以表謝意,然后用石子壓在后院汲水的井邊。翌日再看,已被人取了去卻無回音。

  我曾經去問眾師兄,他們均說不知。最后一個問到悟空時,他又手舞足蹈地想要戲耍我,我胸中一惱道:“想你更不會有這等善心,不問也罷。”繼而未等他回話便甩袖離去。
時間一長,我也索性不找了,只是常常在井邊留條給那人。雖然等不到對方回音卻也樂在其中。久久成了習慣,常在飛花落英的樹下,記下修道中的點點滴滴寫予他看。
轉眼間,爛桃山上的桃林香艷了十次。

  那是秋意正盛的午后,遠遠就能嗅到桃山上果實成熟的香甜氣息。空中一絲浮云也見不著,似乎萬物都有些庸散與松弛,一切都來的毫無征兆。
師父忽然要召見所有弟子集于瑤臺之下。敲鐘之后悟空卻遲遲未到。大師兄便命我去尋。
到了他房里,也不見。一想到這猴子興許又去后山偷桃吃去了,不禁莞爾。轉身關門時,驀然瞧見地上落了個布囊。藏藍色的棉布,縫的粗粗劣劣。常見他貼身帶著,象藏著寶似的。我笑笑,搖頭將它拾起來,卻在那瞬間,雙手不由一顫,僵在那里。

  里面是一疊寫了字的素箋,被疊得整整齊齊,卻因為日子長久而使得邊上有些發黃。我眼眶微潤,心一點一點潮濕地卷縮起來。

  那是我寫的字,每一張都是我親手放在井邊的留言。

  此時,鐘聲敲得更急了。我也沒細想,草草將東西塞在胸前,抹了抹眼淚跑回正殿。見到悟空已經坐在座上,沖我擠眉弄眼道:“悟滅,你又來遲了,什么時候才能長點本事啊。”
我剛要回嘴,師父卻將我喚到身邊,意味深長地說道:“悟滅,為師可曾追問過你的過往?”
“師傅不咎往事,收留悟滅,悟滅師恩難忘。”
師父捻了捻胡須,點頭道:“那你就將一切告訴座上的各位師兄罷。”
我剎然一驚,心知這一天終究還是來了。于是轉身對師兄門一揖,緩緩道:“悟滅原名兮碧,本是昆侖山上西天王母瑤池中的一株蓮花。幸得王母錯愛,入了仙籍。既而與二郎真君有了婚約。”本是寂靜似水的殿內有了絲絲嘈雜與竊竊私語。

  而悟空,一改素日的習性,只是盤坐聆聽看不出神色。我頓了頓又道:“真君乃是東方玉帝外甥,嫁之實屬無限榮光,悟滅卻不知好歹,無感天恩,私自從天庭逃到了靈臺山隱居學道,欺瞞了各位師兄……”


未等我說完,師父就打斷道:“悟滅,你我師徒緣分已盡,你去罷。”言罷看向殿外。
我隨著望去,果然見到白衣銀甲、相貌清俊的二郎真君站在那里,目光相遇后他微微一笑,朝我伸手道:“兮碧,我找了你十年,就隨我回去吧。”
我已經無路可走,于是下跪磕頭謝師,緩緩步出。
路過悟空跟前時,我心下輕輕一嘆,掏出那布囊遞至他眼前說:“師兄,多謝你了。”
他驚異地抬手去接,我卻先于放手。于是那著了字跡的素箋一下子散落開來,落了一地,像極了爛桃山上的遍地落英。驀然之間,點點往事涌上心尖,我頓時痛得難以呼吸。
這是唯一一次我稱他作師兄,也是我倆唯一一次沒有拌嘴。

  遣云宮內,我常常看著真君寬容且溫和的笑臉想:“興許他會是個好夫君罷。”
不過,一如十年前一般,我敬他,卻不愛他,無可奈何。于是玉帝勃然大怒,將我打入天界水牢,欲削我仙籍。幸而南海普陀菩薩說情將我收留至西極落迦山。
雷音寺內聽聞悟空為我大鬧靈宵殿犯下彌天大罪,天庭正請佛祖如來前去降伏。我心痛如絞,靜默長久后起身對佛祖拜道:“弟子,愿以此世性命還贖孫悟空的罪孽。只求佛祖留他一命。”
五彩蓮臺上,佛祖微微笑道:“那你將難享天壽而墜入六道輪回,永受轉生之苦,你也甘愿?”
“弟子無悔。”伏地叩首間,我眼角一滴淚落下,“啪”地落地碎開,化成朵朵蓮花。

  【悟空】

  凌亂的靈宵殿上,佛祖道:“若是不兮碧仙子相求,我佛定不會饒你這業畜的性命。”
我冷笑:“你這如來好大的口氣,快讓玉帝老兒放了我悟滅師弟。否則休怪我無情。”
佛祖道:“阿彌陀佛,仙子早已皈依我佛,忘你莫再相念。”隨即趁我一怔,翻手一撲五指化做五行石山輕輕將我壓住。然后又從袖中取出張六字真言命人緊緊貼在五行山頂。

  我又羞又惱,隨之想到救不出悟滅,只能憑她被那些仙人治罪而灰飛湮滅,不如讓我能在死路上陪她。于是暗提真氣,只望與這五行山玉石俱焚。卻聽一聲;“莫要尋了短見。”聞聲望去,籠罩于祥光浮云中的乃是一身素色羅袍的普陀菩薩。

  我吼道:“我死我的,與你何干!”
“我佛留你性命是望你他日能皈依正途,修成正果。”
“敢問何謂修成,又何謂正果。老孫我最厭惡你們這等偽善之人。”
菩薩倒也不惱,靜靜玉立只笑不語。許久后他才淡然道:“你方才兩問均為禪機,可見你悟性極高,也不妄悟滅救你。”

  我立即高聲大問:“我師弟呢。她可好?”
“她已入我座下,在落迦山修行。她托帶話予你,若你能知悔改,五百年后保那金蟬子的凡身到達西天雷音寺之日,她便自會與你相見。”
“我怎知是不是你們拿話哄我?”
菩薩從袖口抽出一紙素箋,“這是她親筆所寫,你看了便知真假。”話音未落便帶著那抹淡然的微笑消失在彌散的云霧中。獨獨剩下這紙素箋輕輕從天飄下,落至我眼前。
依舊是那雋秀的字跡,紙上還是保留著她那清雅的荷花香氣。忽然就想起,她獨坐于月下的身影。心中一熱,不知是喜是悲,竟然落下淚來。

  是夜,五行山下起紛飛細雨。雨點滴在信箋上,一點一點地將上面的字跡暈開。那個曾經上天下海戲之兒戲的齊天大圣,此刻卻無法伸手將它攬入懷中避開風雨。就算我拼盡全力仍然不能挪動半分,只能眼見它沾了泥濘,那些字漸漸淡去化作一片墨跡,最終什么也看不清。
忽地一下勁風刮來,將它吹向別處,最后隱沒在雨夜中……

  五百年后,西極靈山佛前,佛祖道:“如今汝已得正果,就為斗戰勝佛罷。”我心中一喜,不為成佛,為的只是終于能與悟滅相見。只見佛祖朝我眉心輕點,耳邊傳來梵樂縹緲,頓時心明似鏡,萬物本相均在眼前閃爍。而心卻在那相同的一瞬間碎裂,我看見五百年前悟滅打坐在花海中,嘴角含笑安靜祥和,胸中的清晰可見粉色的蓮花隨著她慘白的面色一同枯萎而去。
“她從何而來自然從何而去。斗戰佛,望你明白她的一翻苦心。”菩薩出此言時終于隱去笑容神色有些黯然。

  我漠然地立在原地,心如死灰。

  后記

  我一個人時常回到靈臺山獨處。三星洞口的石牌依然還在那里,山上的樵夫唱的《滿庭芳》卻又被菩提祖師改了唱詞。我獨自坐在洞外的林蔭中,暖陽自天上射下,照在地上光點斑斕。
忽聽一個輕盈的腳步從身后傳來。我一回頭便見到個扮作男裝的女子。哪知我的隱身法相對她毫無作用,她一眼就瞧到我,上下打量著問道:“喂,你也是來拜師修道的么?”說話間額前的那朵蓮花若隱若現。


我怔忪稍許,隨即凄然一笑。她果真不再記得我了。普陀曾經這樣提醒過我。只是我好不甘心,那么痛徹心肺的感情足以灼燒了我千年,夜夜難寢。她為何只需一碗孟婆湯就可以忘卻。

  “喂——”她看我似笑似悲的眼神,疑惑地伸出手在我面前晃了晃。我卻趁機拉過那只手順勢將她攬入懷內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我要叫了!”她漲紅了臉,掙扎道。
我不禁笑了,“叫起來最好。那菩提老頭最厭女子,他要是知道,肯定立刻就把你趕下山去。”
“你是什么人?”她雖然萬分惱怒卻又怕我真的去告密,于是蹙眉著眉頭的樣子煞是可愛。
“我是你師兄啊。”我笑瞇瞇地說,“剛剛才拜過師,師父還讓我領你進去,要給你取法號呢。”

  經過了千年,我們轉了一個輪回又繞到了起點,既然如此那么就讓一切從新開始吧……
管他成仙飛去,還是化魔入地,我只想要我想得到的東西,僅此而已。